【纯爱系列之三虐恋百分百】(下)【作者:VoicE】   人妻小说 
字数:135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主角
陈芷睿
年龄:18岁
身高:162cm
体重:43公斤
三围:34 22 32
罩杯:F

***********************************  星期天的早上,她睁开了惺忪睡眼,看着阿天那沉睡的脸庞,窃窃地一笑,吻了他的嘴唇一下。

  她见阿天依然睡得很沉,就缓缓的爬起来,坐在床边,赤裸裸的身子不禁颤抖。

  「呼………」

  昨天那阵狂风暴雨后,到现在还是令她心跳加速,神智还是浑浑噩噩的。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那双被勒得通红的手腕,全身不禁抖得更厉害。
  然后她看见跌落在地上的那本成人杂志。

  她蹲了下去,打开杂志翻开一页页,里边都是性虐的内容,全都是美丽的女孩子被拘束,或则捆绑,或则监禁起来,被男人用不同的道具淫虐和强迫性做爱。
  她当然也在网络上接触过性虐待的色情知识,只不过这些内容却来得更加赤裸,更加暴力。

  尤其是其中一页的大照,一个丰乳细腰的女人被铁链五花大绑着,跪在阴暗的牢笼里,脖子被套上项圈,项圈一端的铁链被一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拉住,男人手上还握着一把枪。

  照片标题是「性奴的最后一日」。

  女人那副被鞭打得全身通红的躯体,和她那张淫荡性奋至极的表情,看得她小小的心脏差点从嘴里跳了出来。

  她紧咬下唇,身子瑟瑟颤动着,战战兢兢的翻着那本恐怖的杂志,里面全都是女人被「奸杀」的肆虐写真,看得她脸蛋一阵红一阵白,下意识的把看到的内容全都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宝贝…早安啊…」

  身后传来了阿天的声音让她吓了一大跳,她转过身去,傻傻的看着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

  阿天一句话也没说,爬下床温柔的搂着她的乳房,重重地吻向她的额头。
  「嗯嗯……」

  「怎么样?想不想玩玩这些刺激的?」

  芷睿惊慌失措的看着他。

  「呃…你好变态!」

  话是这样说,可个性想要逞强的她不甘示弱的跃到阿天的怀里,打开杂志摆在他的面前。

  「你就真的想要这样子欺负我哦?」

  如果这样欺负自己的对方是阿天的话,那她还真的想试试看呢。

  「当然想了!」

  她当下那对性虐待充满跃跃欲试的表情,叫阿天看了无不精虫攻脑。

  ***********************************
  芷睿今天特别有精神,一大清早就从床上跃起,洗了个冷水澡,坐在梳妆台前哼着轻快的曲子,烘干着自己那头修长至腰的秀发。

  她穿了件气质优雅的米色衬衫,配上一条碎花粉红的裙子,把修长浓密的长发扎了根可爱的马尾,给自己打上了淡淡的美妆,领着一个小背包出门去了。
  因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加上和阿天第一次正式的约会,让芷睿前往自己打工的杂货店一路上心情都是美美的。

  巴士到站她就迫不及待的跃下车,看见阿天站在杂货店门口,露出了灿烂迷人的笑容。

  「早安吖!」

  她蹦蹦跳跳的来到阿天面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位魁梧高大,壮如一座大山的男人。

  「早安。」

  阿天对着她浅浅一笑,她更是心花怒放,她看着店的大门紧闭着,有点好奇。
  「诶,你还没开门吗?」

  「嗯嗯,今天就不做生意了,我们的约会就提早吧。」

  阿天大胆的牵着她的小手。

  两人在空中花园漫步,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差距,两人的话题也不怎么多,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不语。

  阿天不觉得怎样,反之他很喜欢这种寂静和安宁,可是芷睿却不是这么想。
  正当年轻气盛的芷睿是极度需要刺激,活动奔放的日子,她偷偷看着阿天宽厚的侧身,心跳虽然还是频率快速,可她还是很有理智的在思考着。

  一开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喜欢上这个生活过得平乏木讷的男人。

  她真心觉得,阿天虽然在很多地方都不能满足她生活上的需求,可是他那让自己快活得不可言喻的床上功夫,可能就仅仅这一点,才是她就算两人肩并肩不说话也感到十分安逸舒服的原因。

  她不惧怕自己的欲望,也从不为自己特别奔放的性情感到一丝羞耻,尤其是在那一个晚上和阿天缠绵过后,她就变得更加毫无忌惮了。

  「哥哥…待会儿我们去哪里?」

  在一间人声鼎沸的餐馆吃着午餐时,芷睿就笑嘻嘻的对她说道。

  「待会儿吗?去酒店吧。」

  「噗!!你……」

  芷睿听了差点喷饭,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好色饥渴,第一次正式约会就要求性爱了。

  虽然他们也早亲热过了。

  「你这条大色狼…真是过分呐!」

  芷睿假装生气怒视着他说道。

  「哈哈!我是认真的哦。」

  阿天也被她那反应逗得会心一笑起来。

  芷睿心想,这只大色狼就只想着要亲热,也好,她就打蛇随棍上,反正她觉得和这家伙可以真正交心畅聊,也就只有在床上了。

  今天说好了要玩刺激的她可是事前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来到了情色酒店门口,她却有点退缩了,心跳逐渐加速,手紧捏着裙角边,战战兢兢的站在他身后。
  她不知道阿天要了什么样的房间,只是当她来到了酒店顶楼处,一阵阴风袭上心头,一条由暗淡糜红色灯光照射的宽大走廊,就只有四间房间。

  「喂…你是要了总统套房哦…」

  芷睿略显不安的看着阿天用门卡扫描打开702号门。

  「也不是,来吧…」

  阿天牵着她进去,她就被房间里的摆设给吓了一大跳。

  这简直就是性虐主题的情趣套房啊,宽大的房间里放了三张形状不一的木质邢台,一大排橱柜摆设着琳琅满目的性虐器具,天花板上垂下来花铮铮的铁链都让人见了不寒而栗,还有靠在一边那只巨大的牢笼,更是让芷睿看了双腿发软。
  「妳之前不是说想要体验一下性虐的玩意儿吗?我找了很久,就这间的器具提供得最完善了。」

  阿天轻轻搂着她微微颤抖的身子,依在她耳际边轻轻说道。

  「呃……这……也太刺激了……吧…」

  一个花花姑娘被男人领进如此淫邪的情趣套房,都会害臊得身体发热脸蛋通红。

  「我们就玩更刺激的…我来当强暴犯,妳就当学生妹,被我抓到这里强奸虐待…

  妳说好不好…「

  阿天温柔的亲着她的雪花脸颊,芷睿听了更是不安,企图挣开他的搂抱,只是她挣动了一阵子就泄气了。

  她一个弱质纤纤的姑娘,哪能抵抗这个高大健壮如狗熊的男人呢。

  「来…宝贝,我可是很尊重女孩的,只要妳不答应,那我们就换个房间咯。」
  芷睿当下哪听得见阿天说什么,她已经渐渐神志不清,娇躯狂颤,张开艳红小嘴极速的吐着香喘。

  阿天将她搂到床边,站在她身后把她双手扭到背部,先用一只手铐铐住她手腕,再用一只脚镣拘束着她的双脚踝,然后轻轻的抚弄着她那饱满圆滚的乳房。
  芷睿咬唇轻吟,美丽的脸蛋红得像苹果一样,任由男人的大手肆意的抓弄自己的双乳。

  阿天早已经硬邦邦的下身,隔着裤裆顶在她的手掌心上,她感到一阵炙热至极的温度,仿佛快要把她的小手给融化了。

  「准备好了吗?待会儿我会比较粗鲁哦…妳要是疼了,记得说停,我就住手哦…

  …「

  「嗯……嘿嘿!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呢…」

  芷睿一个转头,假装镇定的伸手环着阿天的腰部,却叫对方迫不及待的捏住她的脸蛋狂吻一番。

  「嗯嗯!!!……嗯呜!!!」

  阿天吻得异常火爆,简直像是要吸干她魂魄一样,直把芷睿吻得娇声浪吟,娇躯乏力,蜜户都湿了大半边了。

  「等……等下…喂丫!…」

  性情大变的阿天一把手猛将她推倒在床上,骑在她身上,粗暴的抓住她的衬衫胸口处往两边大力撕扯,没几下功夫就把这巨乳细腰美少女给剥得全身光溜溜了。

  「天啊!不要这样粗鲁吖!!」

  芷睿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猛扭四肢,无奈阿天把她压得太实,她想推开他都办不到。

  「不是说过我会动粗吗?怎么?害怕了?」

  「哼……才不是呢……」

  芷睿娇喘着,可是嘴子硬得很,一副不肯屈服的态度让阿天看得更是眼冒欲火。

  「那我要先把妳捆起来…」

  阿天抓来一大堆麻绳,把芷睿全身以龟甲缚方式捆绑起来,手段狠极每根绳索都深深勒入雪白嫩肌里,把她绑成像是要丢进油炸锅的叉烧肉一样。

  芷睿一直用力的挣扎着不想让阿天得逞,结果还是被捆得动弹不得,心想这下糟糕,肯定会被阿天整死。

  「痛吖…混蛋……放开我……」

  「小笨蛋…妳以为我真的会让妳拒绝我吗?……」

  「好疼吖……」

  「宝贝…妳的奶子,嗯…这样不够美丽呢…」

  阿天意犹未尽,拿起两条麻绳在她的细腰上方双乳下处套了两圈,用力勒紧将软腰收束到最极限并打上死结,让肌肉全被挤向胸脯,这样子她的巨乳就变得更坚挺饱满。

  「喂丫!!不要再绑了啦!……」

  阿天灵巧的双手再把一条细棉绳打了个蝴蝶活扣,分别套在她的双乳根处,他握着绳索的另一端缓缓收紧,将她一对天然硕大,往两边化开的性感乳房束绑成圆球状。

  芷睿引以为豪的一双雪白丰乳被绑成像两粒排球一样圆滚爆凸的大肉包子,直到他满意了这双乳房的形状,才将绳索的一端套绑在她的脖子,也给打了个死结。

  「啊啊啊……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吖……」

  她差点没哭出来,狂蹬玉腿踹向阿天的胸膛,他反而感到起劲,先任她挣扎一番再抓住她的脚踝将她从床上扯下来。

  他把上半身被麻绳捆得像肉粽子的芷睿拉到房间中央,用天花板垂下来的铁链项圈套在她修长的天鹅颈,转动轮轴将她给吊高,接着把她双腿大大打开,脚踝锁在左右两边坎在地上的铁拷。

  「天啊…哥哥…求求你…放开我…我不依吖…」

  被紧缚吊绑成「人字型」的小美女害怕得无法思考,唯独看着阿天的眼神泛起了无限恐惧的光芒,香汗从身上每个毛孔溢出,全身狂颤,一双被绳索束成两团巨肉球的大乳房随着性奋的喘息剧烈地匍动着,更是刺激站在她眼前那个赤着身子,身型比她大上一倍的男人。

  阿天捏住她一双娇嫩坚挺的乳头,随着她吸气时就按住乳房向下挤压,呼气时又将乳房向上拉高,两团软绵绵的雪白乳肉就这样被他淫靡的玩弄着。

  芷睿只能娇声呻吟,看着阿天那邪恶的表情,脑袋更是不听使唤,腿间淌下了更多的爱液。

  「说什么傻话,就是要这样子绑妳,才显得妳更加美丽哦。」

  芷睿俏脸烫红,脸颊泛起两圈深深的红晕,被捆得像肉粽子般的巨乳细腰性感玉体不安的蠕动着,足以激起男人最原始的侵犯欲望。

  「变态……呼……不……」

  「我还嫌得妳的乳房不够大呢…看来我得天天把妳蹂上一个小时,好让它变得更大吧。」

  「不…哇哇哇!!!」

  阿天终于发难了,双手紧紧榨住那圆滚丰乳,就是一番使劲的揉捏,两团雪白巨乳在十指缝间不断被蹂转成最淫靡的形状。

  「好痛吖!!住手吖!!…」

  「嘿嘿…你这个小淫娃,平时就爱动手动脚,这次看我怎样惩罚妳!」
  阿天给她的粉颊扇了一个耳光,摆好姿势,紧握拳头拿捏好力气,赤手空拳对着她的脸蛋,香肩锁骨,双乳小腹和下体处,啪啪作响,来回击打在她的身上。
  「不!不要!!吖!!咿呀!!」

  芷睿被虐得娇声叫喊,泪水狂飙,这种可怕的性虐体验比以之前来得更加凶糜,没有事前屈服没有前戏,就直接被男人当人肉沙包虐打一顿,这异常的屈辱感和极其淫靡的被虐淫欲彻底击溃了她的自尊心。

  美人沙包打得过瘾了,阿天就越渐疯狂,站在她身后张口咬住她的脖子,抓住她的圆滚丰乳将她整个人提起,再疯狂如一头野兽般左右拽动起来!

  「天哇!!哦哦哦!!!」

  芷睿只能发出凄惨的呜咽声,上半身像个软布袋一样被人抓住来回抛甩着。
  雪白的身子一下蹂躏得布满红印,一个回神,那个烫热的龟头已经抵在她湿润的屁眼上。

  「骗……骗人的吧?…不要…不要啊啊啊!!!」

  「嘿嘿……就这样子把妳的后庭开苞…」

  随着美少女徒劳的挣扎,男人的肉棒已经推入屁眼里,巨大的肉根畅快的开发了紧实柔嫩而伸缩性十足的美女后庭。

  「哦哦哦!!!」

  第一次肛交的爽快,让她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脑袋立刻空白一片,很快的就爱上了直肠被巨棍填满并被当做活塞一样来回捅插的美感。

  这样子站着肛交对一般男人来说,要是经验不足还是体力不好,那会干得很不舒服。

  可是阿天却游刃有余,很轻易随心的掌握着芷睿娇小的身躯,下身猛撞她的丰臀,让她的小屁股急促地拍打在自己的腹部,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精彩绝伦的肉体交媾声,响彻云霄。

  「哦哦………我的屁股…裂开了…啦!!!」

  芷睿被干得死去活来,淫水淅淅流下一根修长美腿,享受着被肛奸的快感之余,她的上半身也承受着莫大的羞辱。

  「宝贝…等我插够了妳前后的洞洞…接着就要对妳这大奶子下手了!」
  阿天特意用指尖捏住那两颗高翘勃起的乳头,残忍的往前方拉去,一双美丽圆滚的巨乳立刻被扯得扁长,虐得芷睿发疯似扭动挣扎想要对方住手,却是徒劳,任凭她的身体如何推挡男人的攻击,也只是自动地在阿天的肉棒上套弄而已。
  「啊~ 别…别再……推了…嗯啊啊啊!!」

  可怜的女孩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跃动自己的玉体,高亢激情地扭腰缩肌,直肠奋力痉挛收缩夹紧男人那根粗大的性器官。

  「啪啪啪啪啪!!…」

  「哦…宝贝!我要射了!!」

  阿天终于也受不了这等刺激,一声野兽般的嘶吼,捧着她的大腿,以坦克炮的发射冲击之力向前一个轰撞,不仅将她的全身给撞离地面,巨乳狂跳,也把她的七魂六魄给撞到天堂去了。

  那滚烫的热精以强烈水泵之势射入直肠里头,一个轰炸头盖骨的致命高潮把芷睿弄得欲仙欲死,正在被男人体内射精的玉体抖得像篩糠般。

  「嗯呼哦哦哦哦!!!!」

  阿天紧搂着这块美艳性感的肉体,贪婪地将肉棒持续塞在她体内存个绝温。
  剧烈的性爱高潮让芷睿泄坏了身子,无力倒在阿天身上,玉首跌落在他宽厚的肩头处,一脸被玩坏的美样,看得他更是亢奋无比。

  「呜……哦哦……」

  阿天把她解了下来抱到床上,让自己舒适的坐在床头,将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抓着她脑袋马尾往后轻扯,贪婪的舔着她那细嫩修长的脖子。

  「我……我要……死了……啦…」

  「这么快就说要死了…这里还有这么多玩意儿,不就都浪费了吗?」

  ***********************************
  芷睿蠕动着紧缚娇躯,她从来都没有遇见过令自己感到如此矛盾的心情。
  她爱上了阿天给她的性爱快感,却对他那喜性虐待女孩的欲望感到惧怕,可是体内那股淫邪至极,想要被他疯狂玩弄虐待的淫欲却不停地一口口吞噬着自己的理智。

  然而她不知道阿天的兽欲居然超乎自己想象。

  阿天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珠子死死盯着眼前这个被紧缚的巨乳细腰美少女,想了很多事情,就是没有一件是让芷睿「活着」走出这间房间的理由。

  「我真的…会死啊…」

  气若游丝的芷睿更加美艳动人,一双漂亮的美眸眼珠子仿佛印出了一个大大的爱心形状,阿天没有看错,也感到莫大的快感,捧着她的脸蛋子又亲又吻。
  「宝贝…我爱死了妳这个模样了…」

  「嗯……啊啊…我……我也爱你……」

  「是吗…那我要对妳做更过分的事情了,妳不会生气吧?」

  阿天捧着那被唾沫给濡湿的脸蛋儿,邪邪的说道。

  「不…你…还想怎样…呜呜!好疼…」

  「想要按破妳这双大奶子哦…」

  那两只粗糙大手又捏住她的双乳猛力揉搓起来,她感到自己的双乳快要被阿天给捏破了。

  「呜哇……好疼……哦哦哦……」

  阿天张开大嘴贪婪地啃咬她的乳尖,双手也没闲邪恶的揉搓着,搞得芷睿只能一命摇头淫喘呻呤。

  「真好吃…以后妳这大奶子就属于我的咯!」

  「不…妳这个…坏蛋啊!你想得…美呢…嗯吖…」

  芷睿那双足以让所有男人血脉剧胀的美巨乳,如今正被自己任意使用蹂躏,让阿天感到此生无憾了。

  「要是妳不肯,我就咬断妳的奶头!」

  「噫呀~ 」

  他下意识地伸手抚摸着她那平坦结实的小腹,突然间想起了这个妹子是会瑜伽的,这样子有许多性爱姿势不就可以轻易享受了?

  「宝贝,来我们玩个刺激的……嘿嘿…」

  阿天把她架起,来到了房间中央那具人字型的拘束台边,让她平躺在台上,用一条铁链,把她的脖子固定在台头上。

  芷睿因为被刚才那剧烈的高潮酥麻搞到泄欲过度,想反抗也做不到。

  阿天抱着她的玉腿,撑开,分别用粗大的麻绳将两根脚踝紧紧绑在木台上,这样子芷睿就被绑在拘束台上,呈了一个人字型。

  她还不知道这张拘束台最邪恶之处,阿天却早就发现,所以才将她给捆在这张拘束台上。

  他迅速的顺时针转动着台下一根突出的握柄,两支捆着她玉腿的木架立刻往上叉开拉成笔直,让她的双腿被迫呈一字马大大叉开。

  一双修长玉腿被完全撑开成一直线,雪白丰臀翻开两边,双腿间绝色花蕾完完全全曝露出来,导致那两片红肿的阴唇左右裂开,露出那条殷红而深不见底的蜜缝,顶端一颗鲜红的肉蒂沾着一颗晶莹的汗珠,蜜缝还有丝丝乳白色的精液流了出来呢。

  芷睿淫喊了一声,她惊恐的看着阿天,料不到他居然如此变态的对付自己!
  「啊啊啊!!!………不!!!」

  「呜哇!!你好变态……放开我…求求你…」

  「宝贝,妳这个时候不是要求我放开妳,而是要求我手下留情才对…」
  阿天从壁橱抽了一根细长的藤鞭,冷冷的说道。

  「不…别再……打我…了,今天…今天是我生日……你不可以这样…欺负我吖…

  呜呜呜…「

  芷睿看着阿天,泪水盈眶的抽泣着。

  「我知道啊,所以我打算给妳一个难忘的生日哦…」

  「不……啊啊啊……」

  阿天站在她的双腿前,一手套弄着涨痒的肉棒,轻轻挥动藤鞭打在她的娇躯上。

  整个娇躯被固定在邢台上,芷睿是不可能躲得开阿天的淫虐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用藤鞭挥打在她香汗淋漓的大腿,小腹,和那双巨乳上。

  「啪!………啪!………啪!……」

  「噫丫……呃!……痛………呜呜呜……噫!……」

  阿天对着这幅玉体用藤鞭轻抽了百多下才肯罢手,芷睿已经被打得脑袋发麻,虽然并不是很疼,可是身上也印出了淡淡的鞭痕。

  「接下来我们玩更刺激的…」

  「啊……啊…饶…饶了……我吧…」

  阿天把塞口球堵回她的嘴,将两只木夹夹住她的乳头,令她疼得握紧拳头全身狂颤。

  接着两根细长的自慰棒轻轻插入她的蜜户和屁眼里,打开电源,强烈的刺激攻心,紧握的拳头立刻张开,俏脸烫红,花枝乱颤的狂抖着。

  阿天没放过她,点燃了两根蜡烛,将热辣的蜡汁洒落在她的玉体上。

  「呜呜!!!」

  辣烫的蜡汁一下子就覆盖了她的双乳和小腹上,阿天狰狞的笑着,轻轻挥手拍走双乳上蜡块,再抓起来一阵暴力揉拧,挤得芷睿又痒又疼,整张俏脸满是鼻涕和泪水。

  就这样芷睿被蹂躏了好长一段时间,她那阵阵悦耳的淫呤编制了一首佳曲,在房间里回荡不断,一缕香魂也跟着沉浸在被虐的快感之中。

  阿天不疾不徐的慢慢用嘴慢慢品尝着这位老天爷赐给他的绝色美女,从额头吻到脚趾头,贪婪的啃咬她乳房和阴唇一番玩够了,才站在芷睿的面前,对着那被叉开成一字马的玉腿中间,抚弄着那颗柔润殷红的阴蒂,把自慰器给抽了出来。
  「呜呜哦哦哦…快…快…我不…行了……」

  「好好好…这就给妳一个痛快哦,接招吧!」

  龟头抵着那湿润的洞口,伴随着她的淫喊声,和「噗呲」的一声,粗大肉棒已经插入蜜户里,阿天将整根抽出又猛地插入,摆好了姿势,抓住她的圆滚巨乳,用比之前更加狂暴的马力,往死里暴肏着这个小美女,把她干得死去活来。
  「哦哦!!好深哇!!!!」

  芷睿没想到,因为劈腿一字型被拘束着让男人插入简直比一般性爱姿势来得更刺激,因为这样的姿势让阿天的肉棒完全深入蜜穴里,直直抵向她最敏感的花心处,是一种难以言喻却极其刻骨铭心的交配快感。

  她瞪着被泪水濡得模糊的大眼睛,扯开嫩嗓子尖声叫喊着,看着阿天在自己身上如此粗鲁的肏穴着,没多久又高潮攻心,泄了整个腰都快断成了两截。
  「嗯!!真舒服……」

  阿天则越战越勇,紧按住她那不断拱上跌下的腰肢,将肉棒狠狠钉入她的蜜户里,整根抽出,再用力钉插进去,庞大的雄性身躯无情的冲撞着女人最敏感最美丽的腿间处,来来回回猛肏了上百下,干到她不停高潮全身狂抖,俏脸扭曲,四肢紧绷,蜜户痉挛狂喷爱液,啪啪声木台被阿天推撞的巨响,完完全全覆盖着她那性奋至极的浪叫声。

  「嘿……宝贝……你……真是太棒了!」

  「啊呜!!不行……再动下去……我就…要…不…行了……脑子……快坏掉——啊啊啊啊!!!」

  那爽快至极的性欲快感彻底击败她的理智,一波波绝妙升天的高潮侵蚀了她的脑袋,主动的扭腰摆臀配合着阿天的抽插,不一会儿,又第三次高潮泄了身子。
  「呼嗯……哦哦哦!!嗯哇!!!」

  阿天并没有放过她,抓紧她的乳房,让十指深深陷入香汗淋漓的乳肉里头,更加往死里的捅插着。

  龟头凶猛极速的攻击着她的子宫口,每狠狠一插,都插得娇躯一身惊震。
  这下可好,他这么蛮力的暴肏,让芷睿吃不消了。

  「宝贝…看我怎样弄死妳!」

  阿天一个强劲插撞,她得到了空前绝烈的高潮,被缚在背部的双手十指和朝天的脚趾扭曲瓮张,下体喷发最剧烈的潮吹,香甜温热的爱液伴随尿水喷了出来。
  「哦哦哦!!不行了!救命哇哇哇……」

  她深切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快要被阿天的性器给捣翻了,发出惊天动地的淫喊尖叫,阿天也跟着欢愉的嚎叫着,持续插了百多下后精关崩堤,喷发出来的第一股烫精直勾勾的射向她的花心深处,再紧接着一股股,冲刺着她的脑神经,把她射到七重天去几乎香魂玉殒。

  「真棒!…呼……」

  射得极爽,大腿都在颤抖的阿天,才发现芷睿已经像个痴呆儿一样瘫在那里了。

  阿天的肉棒还紧紧的塞在她的体内,大量乳白色和淡黄色的液体,濡湿了两人的下身。

  芷睿就这样被阿天彻彻底底的给玩坏,此刻她才知道,身为女人最快活最幸福的时刻,就是被阿天如此疼爱,还有极尽凶狠的性虐待。

  ***********************************
  两人小休片刻,在房间里吃了点东西。

  芷睿坐在阿天的怀里,捧着杯子的双手微微颤动,喝着牛奶,阿天揉着她的秀发,一大口把面包给吞了下去。

  「宝贝…嘿嘿…还行吗?」

  「呜……可恶啊你……弄得我好疼……对不起也没有说声……」

  「哈哈…妳不是都爽翻了吗?」

  阿天邪恶的笑着,看着她一身被虐得通红的性感裸体,胯下那根肉棒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软下来。

  芷睿露出又爱又恨的表情,忿忿的转过身去用拳头挥打在他的胸膛上。
  「哈哈,妳这小淫娃,就喜欢动手动脚,小心我等下再把妳吊起来打哦…」
  阿天双手摆在脑后靠着,任由她轻软的粉拳洒落在自己身上,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说道。

  「不!!你刚才居然打我!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你这个大坏蛋!」

  芷睿赶紧用手捂着自己的双乳。

  「宝贝,诚实一点啊,我知道妳是喜欢我这样欺负妳的,不是吗?」

  「才没呢……」

  话是这么说,可是芷睿已经露出了那张淫荡至极的表情,那渴望男人凌辱她的贪婪痴态,全身淫颤,一双巨乳急促起伏着,可爱得很。

  「嘿嘿,不如这样好了,我现在就依妳,妳想怎样玩,不怕老实告诉我,我一定会尽力配合让妳开心的哦…」

  「嗯……」

  「真的…妳就说吧,我会用心去配合妳哦。」

  阿天真正的意思其实就是要带领着她,继续往极乐的性爱国度畅游,这不必说白,她心里自然明白。

  「那……那我要你再…把我…绑起来…嗯……插我……」

  她这时反倒害羞的忸怩起来了。

  「哈哈,这也太简单不过了,刚才都这样玩了不是吗?」

  「呜呜…你坏蛋啦!!我不要玩了!看我咬断你!!」

  芷睿可是开心得很,特意娇声嫃怒起来,握着他胯下那根坚硬的巨屌,张开艳红小嘴含了起来,上下套弄了几下,还对着阿天抛媚眼。

  她老早就想试试看和男人口交了,因为她对阿天那根肉棍的味道感到极度好奇。

  阿天给这个妮子搞得乐开怀,没想到她也懂得如何侍候男人。

  「嗯……呼………」

  芷睿可是第一次和男人口交,技巧当然笨拙至极了,这下子倒害羞了,自己的小嘴原来完全掌握不了那根粗长的肉棒,还自告奋勇和对方口交,真是羞到家了。

  「慢慢来…小心别用牙齿哦…」

  阿天虽然被那洁白的晧齿给弄得有点不舒服,但他知道自己应该教导这个小妮子的,毕竟他有这个义务嘛。

  「嘿嘿,别小看我哦…我会让你的肉棍…爽到噗噜噗噜的射出来~ 」
  芷睿摸索了好久好久,才能够掌握一点窍门,手指捧着睾丸袋,将粗长的肉棒一截含在嘴里吞吐着,伴随着大量唾沫,噗呲噗呲的发出声响来。

  「呼嗯!!嗯嗯!!!」

  让一个长得如此美丽的小仙女给自己口交,阿天也几乎把持不住缴械呢。
  「哈!来…也用妳的奶子让我爽一下!」

  他一个翻身把芷睿压在身下,淫靡的握着肉棒拍打着她的双乳。

  「好哇~ 看我夹爆你这根邪恶的东西!!」

  芷睿纤细的手指抓着自己的双乳开夹取阿天湿漉漉的肉棒,这等温馨感觉可让他美番了。

  「呼……好热……」

  棉花般柔嫩的饱满乳肉轻松的裹住了男人的性器官。

  「呼…宝贝谢谢妳了哦,这样让我舒服舒服呢…」

  「嘿嘿…就知道哥哥你会喜欢…」

  愉悦的精浆,在龟头马眼喷发开来,伴随着两人欢愉的叫春声,精浆射了芷睿一脸都是。

  「嗯……好甜吖……哈哈…」

  芷睿伸手将挂在唇边的精液给抹进嘴里,抬起玉首,那张被大量热精射得一塌糊涂的美脸让阿天更加无法自拔。

  「哈哈!妳这小淫娃,简直是胡说,哪有甜的…」

  「真的!嘿嘿~ 要不要你也试试看吖?」

  她居然把沾着精液的小拇指伸到阿天的唇边,阿天想要抵挡之际她却把手收回,拇指摆在那性感嘴唇边舔着。

  「才不给你呢!嘻嘻!」

  面对着如此调皮逗趣的丫头,阿天还是偶尔也会把她当做小孩子一样,伸手胡乱搓弄着她的秀发,气得芷睿挥手还击,两人开心的闹成一团。

  白皙通红的娇躯布满了深深的勒痕叫人心疼,也激起了阿天那无穷无尽的欲望。

  阿天搂着她的细腰,肉棒再次送入她的蜜户里头,两人在床上水乳交融,淫声四起,一起沉溺于淫靡的性爱里好不快活。

  直到一股股浓稠的热精再次射入她的体内,她释放出了最后一声快活至极的淫喊,泄到天昏地暗并携带着最幸福的心情,昏昏沉睡了过去。

  过度频率的性欲高潮经验,叫芷睿对今年的生日毕生都难以忘记。

  两人在酒店套房里缠绵欢乐了好久,直到晚上阿天帮她庆生吃晚餐的时候,她的下半身一整个晚上都是酥软无力的。

  「宝贝,妳还好吧…脚软了哦?」

  「才没呢!哼…我生气你了!」

  当然,由始至终她脸上都是带着幸福小女孩的甜蜜笑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