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情魔】(07)【作者:sicknovel】   校园小说 
字数:115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欲望与烦恼

  也不知道思静是怎么想的,把杨煜推给刘月容照管,自己却以回办公室备课为名离开。而杨煜原本没想在大学里多逗留,可是一看到有机会跟刘月容单独相处,马上就改变了主意,装做很想到大学图书馆去看看的样子。

  他的心里有点小紧张,他对刘月容的情感非常矛盾,一方面这个成熟美丽的妇人直接诱发了他的第一次遗精,且长期都是他手淫的幻想对象。另一方面她却是他好兄弟的母亲,朋友妻尚不可欺,何况还是母亲?这使得他的内心充满了罪恶感,可是每次理智被情欲压制后,幻想着她赤裸的玉体手淫的时候,这种罪恶感却成为了他获取性快感的催化剂,就像吸大麻一样越禁忌越刺激。

  而刘月容对杨煜的印象一直都很不错,她觉得这个孩子很有礼貌,也很有见识,聊起什么话题都不会冷场,完全不存在所谓的代沟。而她在家里跟自己的儿子李琛就没有这种感觉,往往想跟他谈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而他却总是敷衍了事,从来不会认真地听自己说话,更不要说跟自己探讨问题。

  就像此时从宿舍楼区到图书馆路上,两人谈起一个关于古代文化的话题,杨煜不仅对答如流,而且还时常地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让刘月容赞叹不已,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直到进了图书馆还有点不舍结束交谈,她暗暗叹了口气笑意盈盈地道,「要是小煜你能够考上我们大学,做我的学生就好了。」

  杨煜内心暗暗感到得意,因为他早就知道刘月容对古代历史文化的痴迷,而正好这方面属于这个社会的小众领域,真正感兴趣的人并不多,平时除了在课堂上给学生上课,基本难有发挥的机会,所以他才刻苦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可谓是处心积虑,现在终于看到了成果,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于是顺势接过话道,「月容阿姨是我见过最有才华的老师,我回去一定会好好努力复习,肯定可以考上来成为阿姨的学生的。」

  刘月容感到欣慰,却又有点不太相信,微笑地看着杨煜道,「这么自信?可是我听小琛说你现在的成绩并不太理想哦?」

  杨煜有点尴尬,挠了挠头说道,「现在确实不太好,不过我回去可以加倍努力的,一定没有问题。」

  刘月容闻言一脸严肃,「小煜,阿姨虽然也是很希望你能考得好,可是阿姨并不想你太过好高骛远,免得到时候做不到,岂不是很受打击?凡事都得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以你现在的情况,最好还是不要想着考上这么好的大学,还是先做点实际的努力把成绩逐步追补上去再说,知道吗?」

  杨煜暗暗觉得她是职业病犯了吧,把我当小孩子来教育?

  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要认真起来考个大学绝对没有什么问题,「阿姨你尽管放心吧,我绝对不是好高骛远,我是真的有这个实力的,阿姨不相信的话,我们就来打个赌怎么样?」

  刘月容微微一笑,她能够感觉到对方的自信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可是她还是不太相信,然而跟他打赌一下也是无妨,「那好吧,你想怎么打赌?」

  杨煜:「如果我考不上阿姨这所大学,我愿意给阿姨做一年苦力,而如果我考上了的话,那就……那就这样,阿姨给我过一次生日,就像给小琛过生日的时候那样,炒很多好吃的菜给我吃,可以么?」说完杨煜一脸紧张,而又充满期盼地看着对方。

  刘月容微微一愣,纤纤玉指轻轻地把一缕秀发掠至耳后,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起杨煜妈妈的身影,那似乎是一个非常不凡的女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她大概从来都没有像一个普通母亲那样,给自己的孩子亲手做过一道菜肴吧,难怪每一次小琛请小煜到家里来一起庆祝生日的时候,他的眼神那么的羡慕。

  想到这里顿时间母爱泛滥,抬起一只玉手拍着杨煜的肩膀,以带着鼓励的语气道,「当然可以,可是小煜你一定要加倍地努力才行,想要让阿姨亲手做菜给你过生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哦。」

  杨煜心里美滋滋,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得寸进尺也是他的本事,继续提出要求道,「我想要阿姨单独给我过生日,只有我跟阿姨两个人一起,这样也可以吗?」

  刘月容闻言不满地瞪了杨煜一眼,不过她倒并没有往别的方向乱想,只当是这个大男孩因为从小缺乏母爱,而想从自己身上找到一些类似的关怀罢了,所以也并不怪罪。

  她笑了笑,曲着玉指在他的头顶上轻轻地敲了一记道,「好吧,答应你,前提是只要你能够考得上来,成为阿姨的学生,阿姨就满足你的要求,单独给你庆祝一次生日。」

  杨煜开心得想欢呼,无奈这里是图书馆,这样没素质的举动他做不出来,只好压抑着激动的心情道,「谢谢阿姨,我一定会努力的。」

  刘月容:「那你就好好在这里看书哦,我要去资料室找些资料。」

  杨煜:「阿姨你去吧,我现在马上就回去学校上课。」

  刘月容:「嗯,这样最好了,你姨妈那边我会替你告诉她的。」

  杨煜:「阿姨再见!」

  刘月容:「小煜再见!」

  杨煜看着刘月容的身影消失在长长的楼道,这才出了图书馆,离开学校。他并没有马上就回学校去上课,而是打电话给他的弟弟杨浩,因为在他打开手机的时候,已经数不过来有多少个来自他的未接电话。

  拨通电话之后,对面马上就传来急迫的声音,「大哥,你终于出现了啊,可急死我了。」

  杨煜:「淡定点,派个车来中文大学门口接我吧。」

  杨浩:「我亲自来,大哥,你可别放我鸽子啊。」

  杨煜挂了电话之后,来到大学对面的一家咖啡店,要了杯冰饮,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见杨浩急匆匆地赶到。

  杨煜也不多废话,直奔主题,叫他把早就准备好的合同拿出来当场签署,然后把玉章交给他了事。

  自从杨煜进了万花宫,在里面了解到道天大陆的现况,以及寻找新的适合修行的界域对于未来的重要性以后,便对将来在地球的经营有了更多的想法。而想要实现这些想法,钱当然是非常重要的,而除此之外人也是非常的重要,而在这方面他觉得直接找杨浩帮忙解决是最便捷的途径,「你有没有绝对可以信得过的人?帮我找一个当助理吧,我现在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杨浩正急着讨好这位兄长,闻言也非常乐意帮忙,「当然有的,而且还是美女哟,嘿嘿,大哥还记不记得上一次在我酒店的那个美女经理?我敢保证只要大哥彻底将其收服,她肯定不会背叛。」

  杨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什么美女经理,不会是你吃剩下的吧?」
  杨浩连连摇头,「不不不!我怎么敢碰这样的女人,再说我可不比大哥你有风流的资本,要是让福玉知道我跟别的女人勾搭,还不扒了我的皮呢。」

  杨煜现在没有功夫去分辨他的话真还是假,真想知道是不是他吃剩下的,就直接把那女的给上了就知道了,而他比较关心的是,要怎么样才能够将她彻底收服,使其绝对服从自己的命令。

  「那六百万打我帐上了没?」

  杨浩:「已经打了。」

  杨煜用手机查了一下,果然账上好多钱,点点头,感觉挺满意,这个弟弟还是挺能做事的,转念又觉得还是缺了点什么,想了想道,「还得有辆车啊,你帮我弄一辆,钱就在将来的红利上扣吧。」

  杨浩:「那怎么可以?当然是小弟我来出钱,我马上就派人给哥弄一辆,绝对拉风的。」

  杨煜:「不用太土豪,你就帮我买辆十多万的就可以了,钱还是在我的红利里面去扣。」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之后,杨煜并没有回学校去上课,而只是打了个电话,跟假陈凤仪询问了下情况。

  说实话现在对于他来说上学根本就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就连叶青梅这样爱好学习的好学生,自从上了修仙的道路之后也完全不想再回到学校,就更不用说杨煜。如果不是刚跟刘月容打了个赌,他甚至想过找个合理方式退学算了。

  通过假陈凤仪得知,假的叶青梅已经回到了学校,一切都伪装得很完美,她们的原则就是不要轻易地惊动这个世界,这似乎也是所有从道天大陆过来的势力都默认的原则。

  而杨煜却从里面感觉到一种类似于「保护生态环境」的心态,其本质就像是地球人对待野生动物一样,从高高在上的角度来释放所谓的「关怀」。

  杨煜对此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他既觉得自己跟一般的土著不一样,同时又没有跟外来者站在一致的立场。

  随后他打算回家里看一看,在他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姐姐杨涵也不停地打电话找他,倒是妈妈张韵非常淡定,仅有一个来自于她的未接来电,然后就是一条关切的短信:「儿子去哪了?妈妈想你。」

  她一点都不担心杨煜的安全问题,而只是表达了一下对儿子的想念之情,希望他能够快点回到自己身边。

  这就是妈妈的一惯的风格,杨煜早就习惯了,仿佛这个世间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你还知道回来!打你电话不接,快说!到底死哪去了?」姐姐杨涵倒像是个母亲一样,一手拧着杨煜的一只耳朵就开始逼问他的行踪,「是不是跟青梅去干坏事了?我打她电话也不接,你们俩肯定是在一起的。」

  杨煜闻言也不慌乱,从容把拧自己耳朵的玉手拉开,「连妈妈都没管我,你这么凶做什么呢?我没回家当然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像你,课都不去上,整天就知道玩游戏,还乱花钱,真是败家女。」

  杨涵嗔怒,玉手用力打了一下弟弟的后脑,「你还敢顶嘴,快老实交待,到底做了什么坏事?」说着就把杨煜硬拉到母亲的房间。

  张韵在房里休息。她最近显得很慵懒,什么事都不喜欢做,辞去了工作,在家里只有阅读和听音乐两种爱好,大多数时间都是躺在床上休息,却并不总是真的睡着。

  从杨煜一进门她就听到了声响,心里面自然是很欢喜,这些天她其实非常的想念儿子,可是此时知道了他回来,却懒懒的不愿意起床。

  她穿着丝质的吊带睡裙,侧身而躺,丝被的一角随意搭在她的肩部以下腰部以上的位置,只堪堪遮住她深邃的乳沟,光洁的小腿和玉足都裸露在外面,优雅地交叠在一起。

  她一手撑着螓首,笑意和煦地看着自己的儿女,并不说话。

  杨涵爬到床上凑近母亲的耳旁,极力地说弟弟很有可能跟叶青梅偷偷地去品尝禁果了,给出各种论据以增加她推测的真实性,滔滔不绝说了快两分钟。
  张韵原本用以遮掩胸前风光的丝被也被扯开,宽松舒适的睡裙之于她诱人的玉体仅仅只是一扇虚掩的窗,丝绸之下两颗肉粒轮廓可见,而她并不在意,因为面前是她最疼爱的子女。

  她双眼含着慈爱笑意,玉手轻抚告状的女儿的头发,温柔地对一边正为自己犯错而有点小紧张的爱子说道,「小煜已经长大了,而且你那个小美女玩伴我看着也是挺喜欢的,你跟她在一起我没有什么意见,只是要注意身体。」

  杨煜感觉脸上有点儿发烫,垂着脑袋不知怎么回应。

  杨涵却表示抗议,「妈妈你怎么能够这样纵容他,会惯坏的。」

  张韵摇了摇头笑道,「他和他的小女友情投意合,也都是成年人了,发生关系那也是正常,倒是你呢,整天就知道玩网络游戏,要么是去拍汉服写真,还不如找个男友交往,体验一下谈情说爱的乐趣。」

  杨涵不说话了,嘟着小嘴,转过头去,在弟弟和母亲看不到她脸的时候,蛾眉微锁,一丝忧郁的情绪转瞬即逝。

  杨煜暗暗组织了下语言,把自己这些天经历过的事情告诉妈妈。

  张韵没有惊讶,也没有表现出不相信的情绪,她安静而认真地听着杨煜把话说完。

  杨涵听完了表示不相信,杨煜就在她的面前展示了一下自己在万花宫里学会的一些小道法,然后她就兴奋地拉着弟弟,要求传授她修仙法诀。

  「小涵你不能进那个万花宗。」平静的张韵淡淡地说道,「小煜可以进去学些本事,我直觉这个宗派的功法对你有莫大好处。」

  杨涵闻言暗暗不服气,却也不敢违逆妈妈的决定,只是不语。

  而杨煜现在最关心的是妈妈到底是什么来头,于是认真地问起。

  「我也不太清楚,我从小都只是知道自己有个前世,而并不清楚前世经历的具体事情,倒是一直都有一个引导我行事的直觉,就比如这次你突然消失,起初的时候我是非常担心的,后来直觉告诉我你不会出事,而且可能会有一场机遇落到你的身上,所以我才没有叫你爸爸派人寻你。」

  杨煜闻言不由得有些失望,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杨涵显得很不甘心,对母亲道,「不让进万花宗可以,可是我也要修仙,凭什么弟弟现在能有这么大本事,而我还是凡人一个。」

  张韵道:「放心罢,你是我的女儿,怎么可能是凡人?我隐约还是知道,我的前世转世重生,以及生下你们,其实都是一种修行,等我完成了这一阶段的修行之后,必然也会带你们回道天大陆,到时候自然就能让你一步登仙。」

  尽管如此,杨涵还是不太满意,她很希望马上就能拥有杨煜这样的修为。当她看到弟弟竟然能够把东西凭空变走,而且又能够凭空变出来,内心就更加的压抑不住渴望。

  张韵没有心思理会急躁的女儿,她见儿子平安回来,心里感觉非常安详,再叮嘱了两个孩子不要把自己的事情泄露出去,然后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妈妈怎么会这么嗜睡?」杨煜担心地问姐姐。

  杨涵很是淡定,说道,「你放心吧,妈妈没事的,她最近就是喜欢睡觉,我们不要打扰她。」

  说完就把杨煜拉出房间,缠着他不停地逼问有关修仙的事情,她想马上就得到一部修仙功法,开始进行修炼。看样子她内心的仙女梦已经难以压制。

  杨煜不可能传授万花宗心法给她的,他打心底不愿意姐姐去学那些东西,而他现在又没有其他心法,「姐姐我真的帮不到你,再说并不是有了心法就能够修炼的,还要有修炼的环境啊。」

  杨涵道,「我不管,我要修炼,你就必须帮我想到办法。」

  杨煜想了想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想,等我找个合适的时间,回家族一趟,求一下那些老前辈们,给你争取一下修炼的名额吧。」

  杨涵眼睛发亮,「那太好了,真没想到,原来杨家的水那么深,掩饰得可真够严实啊。」

  杨煜暗想真正水深的可能还是我们的妈妈啊,不过他现在并不打算跟姐姐探讨这个问题。

  姐姐得到承诺之后就没有再纠缠杨煜。她避开杨煜接了一个长达三十分钟的电话,杨煜自修炼之后变得耳聪目明,虽然离得比较远,但还是能够隐隐约约地听见电话那边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这使得他的心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似的,非常的难受,却又有点莫名其妙。

  潜意识里有一股力量在约束着他,告诉他不能有不应该出现的情绪。

  可是他的心还是难受,好不容易熬到姐姐打完电话,他很想鼓起勇气把她堵在她的闺房里,直截了当地逼问她在跟谁打电话。

  可是他刚想起身,突然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回沙发上。

  作为亲弟弟,尽管他对姐姐有着超乎寻常的占有欲,可是他没有任何理由阻止姐姐跟别的男孩交往,他应该早就预想到的,只是他一直选择忽视。

  也不知道是杨煜外表装得太平静,还是杨涵心思不够敏锐,她并没有发现弟弟情绪的不正常。刚才那个电话似乎让她很开心,关起门来打扮了一番后,就告诉弟弟她要出去一趟,让他留在家里照顾妈妈。

  杨煜心情很郁闷,明知道她肯定是要出去跟人约会,却还只能装着一副很是体贴她的模样送她出门。

  等姐姐走了以后,杨煜心情难以平静,控制不住想窥探姐姐私密的冲动。
  他打开她的笔记本电脑,登录她的各个社交账号,一时间沉浸在偷窥姐姐隐私的行动中,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而等到他基本把跟姐姐交往的男人的信息搞清楚后,已经是傍晚的六点多。他现在能够断定姐姐是最近才跟那个男的有感情的,而在此之前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得到这一结论后让他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只要是刚刚开始,那么他还有大把的机会把姐姐抢回来。

  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却看见姐姐静静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难看。当看到了他出来时,美眸冷得让人发寒。

  「都看完了吗?」她冷冷地道。

  杨煜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按道理说是他的过错,可是这时候他并不打算承认,他下意识看了看妈妈房间的方向,门静静地关着。

  「妈妈还在睡觉,你可以放心跟我说话。」她说着露同一个冷冷的讥笑。
  杨煜转身返回她的闺房,坐在她的床上等着她进来。

  这个房间一向都是对他无条件开放的,里面弥漫着令他感到安详的香味。
  他从小就将这个和他同一天来到这个世界的姐姐当成自己的一部分,而从未想到过她终会有一天从自己的身边离开。

  他叹了一口气,疲惫地躺到床上,良久,才低低地说了句,「他抢走了我的姐姐。」

  杨涵走进自己的房间,轻轻地把门关上,听到他充满哀伤的语气,一时间有些心软。她的内心也很难受,可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她爱弟弟,可是她也应该找一个男朋友,这两者不应该产生冲突才对。可是为什么当自己真的找到一个合自己心意的男孩的时候,内心却总是有愧疚的感觉?这不应该存在的,真的是一种罪过。

  「不要这样说,我是你最亲的姐姐,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不,会改变的,一切都会改变的,就比如,将来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轻松地躺在姐姐的床上了,会被另一个男人占据,我很不甘心。」

  「我如果嫁人了,你当然就不能够再这样随意进入我的私密空间,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亲情。」

  「你不要假装听不明白,我们以前虽然没有做什么实际出格的事情,但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亲近方式,哪里像纯粹的姐弟?反正就是你有了男朋友以后,一切都要改变了。」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想再回避,我就是意识到我们不应该像以前那样荒唐,应该注意一下男女之防。」

  「你是不是遇见了他才开始想到我们之间也应该注意男女之防?」

  「你可以把顺序调过来,我是先意识到我们之间不能再像以往那样荒唐,然后才渐渐地接受了他,我现在过得很开心,他的确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会继续跟他交往的。」

  这话听在杨煜耳中,感觉心好像被挖走了一块似的,痛得厉害,「你难道就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

  「呵,你跟青梅那样亲近,有时还当着我的面,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杨煜哑口无言,想让他放弃叶青梅,从而挽回姐姐的心,以发展一段不伦的感情,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他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姐姐不找男朋友呢?

  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王八蛋,既然如此,那就试着慢慢接受,回到原本正常的姐弟关系吧。他压抑着内心的伤感,努力让自己看开点。

  见他一点回应都没有,杨涵暗暗有些气恼,但转而想想,自己又希望他能够有什么回应?难道真的期盼他为了自己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吗?想到这里,内心的意志更加的坚决,「是时候回归正常的姐弟关系了,你以后不要再这样随便进姐姐的房间,我们应该有自己的私密空间,姐姐终究要嫁人的,你要慢慢成熟起来,学会适应。」

  说着她强行把他从床上拉起来,往门外面推去。

  「他叫什么名字?」杨煜站在门外,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陈承锋。」回答了他的问题,杨涵咬咬牙把房门关闭,刹那间,就好像自己的心里堵上了一面墙,有点快窒息,她深呼吸了一会,仰面倒在床上,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好像刚把一块巨石推上了山顶。

  弟弟和陈承锋的形象不停地在她的脑海中切换,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烦恼。
  无可否认的是,弟弟杨煜确实比陈承锋更符合自己的标准,可他却是自己的亲弟弟,这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而承锋虽然稍微不及弟弟的好,但却是比以往自己遇到过的男孩要好得多,是少有能够打动自己的内心的。

  或许时间久了那些禁忌的幻想终会渐渐消散罢。她如是想道。

  杨煜在门外枯站了几分钟,才呆呆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满心的不甘,姐姐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孩,而她却不能留在自己的身边,这使得一向占有欲强盛的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挫败。越想越难以接受,他觉得自己只是输在先天上而已,如果自己和姐姐不是姐弟关系,姐姐肯定会选择自己而不是那个叫陈承锋的男孩。

  他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有资格得到像姐姐这样美貌的女子,所以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内心升起一股冲劲,暗暗想道,「如果我的意志足够坚决,姐姐未必就没有勇气跟我一起冲破那道禁忌。」

  也许可以从修仙入手?他暗暗地谋划着如何去打破姐姐设置的心理防线。而当前最重要的是要想办法阻止她跟那个陈承锋交往,然后如果能够尽快地想到办法把姐姐引上修仙之路,则无疑是对自己最有利的结果。

  既有了看起来可行的策略,杨煜内心也就好受了些。

  杨浩的办事效率还是挺不错的,第二天便把杨煜要的车安排好了。

  负责接他去取车的就是那位长美人痣的刘经理,刘清雅。

  她开着一辆红色的丰田,穿着镂空连衣裙,白色高跟鞋,看起来很有高贵的气质。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举止间并没有像上次见面时那样流露出职业性的礼貌。

  「杨浩为什么派你来接我?」杨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试探性的问道。
  刘清雅认真地开车,目光专注前方,微笑着,语气温柔地道,「我现在已经不在杨总手下做事了呢,他告诉我他大哥需要找一位助手,于是我就过来试试运气,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入得杨大公子的法眼?」

  「我眼界一向不高,你可以留下来试试,不知道你要求的待遇是多少?」
  「你说话真让人伤心,既然你的眼界不高,却还只是让人家留下来试试,而不是直接录用,难道我真的有那么差吗?」

  杨煜闻言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个美女能够当上杨浩公司的经理,那就说明她是有能力的,而且长相还这么漂亮,如果不是因为杨涵的事情让杨煜现在的心情不太美丽的话,他肯定还会花心思去勾搭一下她。

  「你一点都不差,你这么漂亮……我们还是先谈谈待遇的问题吧。」

  刘清雅一时没有回话,笑容也淡了许多,一副陷入认真思考的样子,车行驶到一个红绿灯前停了下来。

  她趁着等绿灯的时间又深思了一会,才转过头看着杨煜道:「我帮杨总做事的时候,是一百五十万年薪,杨公子身为杨总的大哥,应该不会小气吧。」
  杨煜略尴尬:「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并没有杨浩那么有钱。」

  刘清雅笑了笑,一脸认真地道:「那我便不要钱。」

  杨煜微愣:「不要钱?那你想要什么?」

  刘清雅摇了摇头:「我不求钱财,我知道杨公子的来历不凡,所以我想如果有幸能够在杨公子的身边做事,时间长了总能得到一些提升能力的机会吧,所以我愿意试试运气,留下来任凭杨公子驱使。」

  杨煜眉头轻皱,看了看对方凝脂一般的脸颊。这时候车子重新开始前行,她表面上专心于驾驶,而过于僵硬的表情却暴露了她此时正紧张地留意着杨煜反应的内心。

  「你调查过我?」他盯着她道。

  刘清雅沉默了片刻,「我调查过杨浩,顺便了解了一些你们杨家的事情,当然也有关你的信息,只是知道一些,觉得或许对我有用。」

  杨煜指了指前方的一家咖啡馆,「找个地方说说吧。」

  刘清雅点了点头,转动着方向盘,把车停在杨煜刚才指向的咖啡馆前。
  此时正是下午两点多,咖啡馆内很安静,杨煜站在刘清雅的身边,玩味地看了看身边的美女,用肘子轻轻地碰了碰她的手,示意她挽着自己的手臂。

  刘清雅神色犹豫,看得出来她很不情愿,可是最终还是屈服,动作有点僵硬地挽着杨煜的手。

  当咖啡馆的服务生看到一个美艳御姐挽着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进来时,职业的微笑底下难掩有一丝的鄙夷之色。

  却不管如何,谁也阻止不了杨煜春风得意地把这位美人占为己有。

  他们就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点了两杯饮料和一些甜点。

  刘清雅内心的屈辱感无法掩饰,她的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晕,只是想到自己一直追求的目标,她不得不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孩,他的相貌非常的帅气,如果换作是十多年前的自己或许会被他的外貌所吸引,倾心于他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如今,自从她决定来找他的那刻起,她就已经对他怀有很深的戒心。

  她早预料到对方可能会利用自己需要他帮助的机会霸占自己,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的行动如此的急切,连基本的追求过程都没有。

  这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耻辱。难道就这样低贱地出卖掉自己的美色吗?她突然间内心有一股冲动,想要站起来狠狠地给对方一巴掌,然后转身走人。但是关键时刻她还是冷静了下来,只想着还有更远大的目标等着自己去实现,此时千万不能够意气用事。

  杨煜忽然间发现美女的屈辱能让自己的心情舒畅,这应该就是征服感吧,征服美女是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他此刻已经迷恋上了这种畅快的感觉。

  他炽热的目光直视着对方那张明艳的俏脸,不容抗拒地把她那美玉一般的柔荑握在手里,拇指轻轻地抚摩着她的手背,感觉如绸缎一般的顺滑。

  开始的时候她想要把玉手抽回来,却只是努力了一点点,就彻底地屈服,顺从地被他握着,被他尽情地把玩。只见他露出了一丝邪魅的微笑:「你知道些什么?」

  刘清雅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过了片刻,脸上又重新浮现了淡淡的笑容,轻轻地把一缕发丝拨到耳后,优雅地道:「我知道你们杨家来自外域,而你应该是你们家族的传承者之一,将来可以继承你们杨家从外域带来的家学。」

  杨煜把她的玉手举起来闻了一下,飞了一个极尽轻佻的眼神过去,笑道:「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家族对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看重,你会不会感觉到很失望?」

  刘清雅闻言心里一沉,当即下意识用力把素手抽回来,旋即又有些后悔,或者是心有不甘罢,双手反抓住杨煜的一只手,神情坚定地道:「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而且……我还知道一些重要的信息,是关于你妈妈的。」

  杨煜眼神一冷:「你还知道什么?」

  刘清雅淡笑:「你不要着急,我也没有了解多少,只是知道你的妈妈同样是来自外域,这还是我母亲生前生告诉我的,她知道这是个秘密,所以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杨煜这才缓和了颜色:「你母亲又是什么来头?」

  刘清雅道:「也是来自外域,她教会了我很多修炼的知识,可是地球并不适合修炼,所以我一直在寻找接触外域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给你弟弟这样一个小毛孩当经理的原因。」

  听得出来,她说话的语气之中有一股傲气。

  在她看来杨浩是被修仙家族放弃培养的缺陷之人,而她却是有着先天的修炼资质,缺少的不过是一个机会而已,只要自己能够抓住到机会,像杨浩这种活不过百年的富家公子根本不被她放在眼内。

  杨煜没有再追问她母亲的具体情况,他感觉没有这个必要。

  他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一张卡递过去,邪笑着道:「那么,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对此你有异议吗?」

  刘清雅咬了咬唇,双手接过磁卡,点头道:「我没有异议。」

  杨煜满意地笑了笑道:「这张卡里面有六百万,我打算用来做慈善基金,算是启动资金吧,今后我弟弟杨浩那边属于我的部分红利也都会全部投进去,管理方面我没有经验,所以事情全部交给你来打理,你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向我汇报一下进展就可以了。」

  刘清雅惊讶地道:「你要做什么慈善?」

  杨爆想了想道:「助学,我们要成立的基金就叫天道酬勤基金会吧,主要帮助小学到高中的学生解决生活学费上的困难。」

  刘清雅道:「目的是什么?」

  杨煜道:「慈善是真正要做的,这一点不可敷衍,同时你要在我们帮助的这些学生当中挑选一些有修炼资质的人。」

  刘清雅闻言难掩内心惊喜:「你要培养修仙势力?你能提供修炼环境?」
  杨煜道:「目前还提供不了,但是人员储备要先做好。」

  刘清雅并不失望,积极地道:「那我先做一个计划方案吧,我这几年在商业界的打拼,所积累的人脉还是挺不错的,当然如果能够借用到你们杨氏集团的影响力的话,那就更好了。」

  杨煜道:「不要跟杨氏扯上关系,我们做自己的事情。」

  刘清雅心情大好,恢复到职业女强人的气质,积极主动地把自己的一些建议提了出来,跟杨煜进行探讨。看得出来她的策划能力极强,而杨煜暂时也没有必要担心她会算计自己,因为他觉得对方跟自己还没有到同一层次,她连算计自己的资格都没有。

  两人从咖啡馆里出来的时候,刘清雅主动地挽着杨煜的手臂,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丝毫屈辱的情绪,言笑间处处讨好,极力地满足杨煜的征服欲望。

  杨煜也是心情舒爽,他渐渐地体会到了收藏美女的乐趣,尽管他现在还没有急着想要把刘清雅弄上床的想法,但还是很开心能够把这朵鲜花收集到自己的花瓶里,作为日常观赏也是非常不错的。

  杨涵看到弟弟开着车回家,而当她得知这是杨浩代为购买的之后,杨煜就知道自己这个败家姐姐必定不能安分。

  果然没过几天,杨涵就开了一辆欧陆回来,她说也是杨浩代她买的,但是杨煜并不相信杨浩敢伸手向她要钱。

  杨煜全然不关心杨浩这次出了多少血,只是有一次当他亲眼看见在姐姐的豪车里竟然坐了一个同龄男生的时候,心里真的像滴血一样痛。他咬牙切齿,当即打电话把刘清雅叫来,交给她一个新任务:「你找人帮我盯着这个男的,如果他敢对我姐姐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就马上制止。」

  刘清雅倒没有往别的方向想,只是单纯的觉得那个男生确实配不上杨涵,而杨煜只是为了维护姐姐罢,即时很爽快地答应。

  杨煜姐弟并没有产生明显的隔阂。除了不再允许弟弟随意进自己的闺房,杨涵还是很爱自己的弟弟,依然对他关心和体贴,她觉得自己终究能够摆脱掉以前对弟弟的那种不正常的依恋,因为她现在有了一段正常的情感。

  杨煜重新又回到了校园的生活,只是很少回家,放学后他就会让思静带他回万花宫,在里面修行,期间还能跟叶青梅缠绵。

  而叶青梅现在修行非常刻苦,因为杨煜的进境比她快太多了,又过了不到两个月后,杨煜已经突破到真气境,而叶青梅却还在为突破先天中期做准备。尽管万花宗的前辈们都在安慰她,说以她目前的成长已经是非常天才的表现,可她还是无法释怀,对于杨煜想和她回地球休闲几天的提议,她只当没听见,后来干脆进行闭关修炼,发誓不到真气境不出来。

  杨煜非常无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变态,他不希望给叶青梅造成太大的压力,因此打算暂时停止修行,等到叶青梅闭关出来再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